記者 徐思思
  我們的時代,為什麼已經再難找到愛因斯坦、牛頓、達爾文這樣的天才?
  美國加州大學心理學教授迪恩·凱斯·塞蒙頓告訴《上游萬向周刊》,“就像命運多舛的渡渡鳥一樣,科學天才已經滅絕。”
  誰是天才
  一份奇怪的名單:排不出來天才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幾年前曾發佈了“全球百大思想家”名單。
  這個名單有點奇怪:併列第一的是商人,蓋茨和巴菲特,上榜理由是慈善工作;之後是政治家,奧巴馬、巴西外交部長阿莫里姆;直到第12名才出現“思想家”——經濟學家魯里埃爾·魯比尼。
  如果是在150年前,“全球百大思想家”名單上會有誰呢?
  1861年,這個名單會從達爾文和穆勒開始,之後還有馬克思、狄更斯,這隻是倫敦附近的人。在俄羅斯,還有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
  也許1861年是反常的一年,大思想家太多了。
  那麼我們“快進”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1939年來看看,這份名單會包括愛因斯坦、凱恩斯、畢加索、弗洛伊德、甘地……
  2013年,美國加州大學心理學教授迪恩·凱斯·塞蒙頓在《自然》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認為人類已經不太可能再產生像愛因斯坦、牛頓、達爾文這樣的天才。
  塞蒙頓從事“科學天才”研究超過30年。
  “就像命運多舛的渡渡鳥一樣,科學天才已經滅絕。”塞蒙頓說。
  現在,塞蒙頓只需要一個新的科學天才來證明他錯了。
  智商絕頂的人,不等於就是天才
  “對他們來說我就像一朵發臭的花,而他們仍然把我綴在他們西服的鈕孔上。”愛因斯坦在1925年曾這樣說道。
  愛因斯坦死前,他要求在他死後,將整個身體儘快火化,並將骨灰撒在一片不為人知的地方。
  作為愛因斯坦最親密的朋友,經濟學家奧托·內森按照他的遺願處理了他的骨灰。但是,那是在病理學家對其進行屍體解剖,並移除他的大腦之後。
  作為現代典型的天才,愛因斯坦的大腦屬於全世界。
  為什麼愛因斯坦能被稱為天才?塞蒙頓告訴《上游萬向周刊》,目前,有兩種方式對天才進行定義。
  一種是,個人IQ值在140以上,這類人位於人類智商分佈的前1%行列。
  “但是,如果僅僅將天才定義為擁有非凡智力,這樣的天才在今天的科學界比比皆是。”塞蒙頓告訴記者。
  另一種是那些擁有原創、有用且令人吃驚的思想,並且其成果對某一領域有著持續貢獻的人們。
  塞蒙頓認為,現代科學不乏有創造性的科學家,這樣的科學家其思想原創且有用,姑且稱其為科學人才。然而,自然科學中令人吃驚的原創則只是過去的事情。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則滿足這3條標準,他顛覆了牛頓的絕對時空觀,揭示了一個突破性的質能關係,且使入門級教材必須重寫。”塞蒙頓告訴本刊。
  天才時代已亡
  天才滅絕原因一:
  科學發展已到一定高度
  我們的時代為何不再有愛因斯坦這樣的天才?
  塞蒙頓解釋,我們幾乎已經發現了支配自然界運行的所有基礎概念,接下來我們所能做的,僅僅是在這一基礎上繼續添磚加瓦。
  19世紀末期,物理學家湯姆遜稱:“物理學大廈已經建成,以後的工作僅僅是內部的裝修和粉刷。但是,大廈上空還漂浮著兩朵‘烏雲’,麥克爾遜-莫雷試驗結果和黑體輻射的紫外災難。”
  為解決這兩個問題,物理學發生了一場革命,相對論和量子力學由此誕生。
  遺憾的是,當代科學家已經沒有創新與革命的機會和環境。一個多世紀來,所有的新學科,如天體物理學、生物化學等均為傳統學科的交叉融合。
  “未來的科學進展只可能是建立在已有知識之上,而不是改變知識的基礎。”塞蒙頓告訴記者,“科學家也可以繼續因擴展理論範圍或提高測量精度獲得諾貝爾獎。但是,他們也只能算是‘奧林匹克式科學家’。”
  天才滅絕原因二:
  科研以團隊方式崛起
  “事實上,一個博士生,從事全職工作的同時憑藉個人力量撰寫四篇革命性論文——如1905年的愛因斯坦,這種日子一去不復返了。”塞蒙頓說。
  他認為,考慮到現在的研究人員成為專家所需要的信息量和經驗,當今科學家需要更多的原始信息,以個體身份做出突破性貢獻也變得更加困難。
  通過對過去五十年來大約1990萬篇論文及210萬項專利的分析,西北大學研究者指出,團隊合作是現代研究的決定性趨勢:在科學和工程學方面,99.4%都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團隊合作現象,社會科學甚至達到100%。
  “世界的日益複雜,面臨的難題早已超出個人智力處理範圍,合作不再是可有可無的選擇。這項研究能夠幫助解釋為什麼孤獨天才的時代結束了。”研究者稱。
  《自然》雜誌編輯諾亞·格雷對天才時代的結束並不感到意外。他認為,科研團隊的崛起正是對祖先的社會化解決問題方式的回歸。
  人腦的疑案
  疑案一:人類智商或已到極限?
  在關於為何我們的時代沒有天才的討論中,最為激烈的大概要算:人類智商是否已到極限了?
  在200萬年的演變過程中,人類大腦體積增加了三倍,負責計劃和決策的大腦新皮層明顯增加。因此,人類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創建了各種文明以及複雜的社會行為。
  但科學家們還是想知道:人類的大腦是否會一直進化下去?人類是否會越變越聰明?
  願望總是美好的,現實卻很殘酷。
  近年來的研究證實,人類大腦無論在生物還是生理上,都有其限制性。從物理學的角度說,人類的智商可能已經接近進化極限,因為絕大多數讓我們變得更聰明的褶皺因物理學定律達到了極限。
  歷史測量學上有關“創造力巔峰年齡”的數據證實,在過去的幾百年中,因為學習整個領域知識所需的時間變長,人們創造力達到巔峰的年齡已經越來越高。
  西北大學商學院的本·瓊斯也發現了類似的趨勢。“根據諾貝爾獎獲得者和發明家的數據,擁有著名創新的平均年齡在20世紀中增長了6年,發明家在年輕的時候變得更加低產。”
  “人類智商是否已到極限我不知道,”塞蒙頓告訴記者,“不過我們確實知道,人類的大腦皮層新陳代謝成本巨大,大腦體積的適當增加肯定會在一定程度上對智商有所幫助,但同時也會導致大腦對能量充滿‘饑渴’,而能量消耗大大提高會使人變得遲鈍。”
  “此外,大頭嬰兒的誕生也讓母親承擔著巨大的風險。”塞蒙頓告訴記者,“因此可以認為,人類最佳智商在出現第一個智人(即現代人)時,就已經達到了一個進化的平衡狀態。”
  疑案二:通過基因工程讓智商達1000?
  1908年,美國的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提出,我們現在僅只運用了智力和身體的一小部分;愛因斯坦也曾說過,人的大腦只使用了3%,有人認為使用了9%。但有一點已達成共識,人類大腦90%以上都是處於休眠狀態。
  “這是一個非常具有誘惑力的想法,可惜這個‘10%神話’不僅是錯的,更是可笑的。事實上,我們使用著大腦的每一個部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神經學家巴裡·戈登如是說。
  “從進化論的角度,人類大腦是有潛能的,這裡的潛能不是‘大腦只用了一部分’,而是‘人還可以變得更聰明。’”巴裡·戈登說。
  近期,美國科學家稱,人類智商可以通過基因工程改造達到1000。對此,塞蒙頓卻認為這一說法荒謬而沒有實質意義。
  “到底是哪些科學家提出了這樣的結論?他們是否知道IQ達到1000意味著什麼?”塞蒙頓有些激動地回答,“這意味著,他們必須提升數十億人的智商來獲得一個智商達到1000的人。如果將一個人的智商提高到1000,同時保持其他人當前的智商水平,那麼這樣的說法沒有任何意義。”
  此外,塞蒙頓強調,天才不等於高智商。“吉尼斯紀錄中獲得智商測量最高值的人並沒有作出令人驚訝的貢獻,甚至連相關報道都沒有。他僅僅是帶著高智商平凡地活著。”
  (原標題:這可能是個無天才的時代)
創作者介紹

英國留學

iz39izlb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