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回放
  前日,網上曝出一份含有大同市公安局蓋章的行政拘留處罰決定書。這份決定書顯示,53歲的趙雲孝等人在獲悉大同原市委書記豐立祥涉嫌嚴重違紀被紀委調查後,在大同市委門口一度打橫幅放鞭炮。記者從大同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處證實,趙雲孝確實曾因上述行為被拘留。
  核心
  提示
  在拘留所的情況
  拘留所對我們很好、很好。你寫兩個“很好”。警察對我們友好、嚴肅、很好。
  是否將起訴警方
  肯定起訴。具體起訴什麼,等律師說。現在律師還沒找到。因為我這兩天基本上不開手機。很多人打電話,我怕被敵對勢力利用。現在講究依法治國,起訴公安局是法律賦予我的權利。但如果政府想和解,我也願意和解。你在和解這句前再加上一句,我也有錯。算了,別加了,也沒有什麼不妥之處。
  成都商報首席記者 牛亞皓
  10月15日,中央紀委網站發佈消息,山西省大同市委書記豐立祥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據媒體稱,當天一些市民前往大同市委門口慶祝,舉國旗、打橫幅、唱國歌、燃放煙花爆竹等,10名以上市民因此被警方處以5至15日的行政拘留,這其中就包括趙雲孝。11月1日,關於趙雲孝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在網上流傳,受到關註。
  趙雲孝今年53歲,被拘留了15天,10月31日回到家中,目前心情複雜。11月4日,他將成都商報記者(以下簡稱記)的身份盤問了半天,又在網上詳細搜索之後,說道:“希望理解,我這兩天都不敢開手機,主要是怕被利用。”
  怎麼組織起來的
  “曬太陽時認識的”
  記:當時的具體情況是怎樣的?
  趙雲孝:10月15日那天下午,我午睡起來,3點半,打開網站,看到市委書記嚴重違紀被查的消息。又到其他網站看,才相信是真的。就出門去四牌樓,出門前拿了一條橫幅。
  記:橫幅上寫了什麼?
  趙雲孝:“擁護山西省”、“支持李市長”什麼的。這個橫幅是我9月製作的。當時網上出現一篇抹黑大同的文章,我們十幾個人就把橫幅掛在四牌樓。四牌樓是大同市市中心的標誌性建築,位於十字路口。這些人是我在四牌樓曬太陽時認識的。
  我拿著這條橫幅去四牌樓,路上在商貿城買了兩面國旗。現場人很多,我忽然覺得這時候“支持李市長”不合適,就把條幅收了。趕緊舉國旗,我舉著一面國旗,另一面不知被誰拿走了。當時場面很亂,我不知先唱了國歌還是先喊的,後來一直就喊“擁護共產黨”。我喊的聲音很大———我右耳有中耳炎,完全聽不清,左耳也不行,所以我是個半聾子———是這個原因。我沒放鞭炮。有人放了三個低音炮。另十幾個被警方收走了。
  晚上6點我和盧延高、周連寶就進了拘留所。後來陸續來了十幾個人。10月31日出來。警方的這個行政處罰決定書上,其他都屬實,就是“煽動”和“伙同”這兩個詞不對。我沒有伙同,沒有計劃,沒練習過。
  在拘留所的情況
  警方“對我很好、很好”
  記:你在拘留所的15天,情況如何?
  趙雲孝:拘留所對我們很好、很好。你寫兩個“很好”。警察對我們友好、嚴肅、很好。
  記:你不是說要在全國徵集律師起訴公安局嗎?
  趙雲孝:肯定起訴。具體起訴什麼,等律師說。現在律師還沒找到。因為我這兩天基本上不開手機。很多人打電話,我怕被敵對勢力利用。現在講究依法治國,起訴公安局是法律賦予我的權利。但如果政府想和解,我也願意和解。你在和解這句前再加上一句,我也有錯。算了,別加了,也沒有什麼不妥之處。
  記:你不是覺得委屈嗎?
  趙雲孝:不公、委屈。這是很正常的一種行為,去表達一下,我們放鞭炮(我沒放)是擁護黨的英明決策。
  記:你對這個市委書記有何評價?
  趙雲孝:他在位時,我也不知他好壞。
  家人理解嗎?
  “我媳婦現在都不理我”
  記:你以前參與過這樣的活動嗎?
  趙雲孝:2013年耿彥波市長(耿彥波,2008年1月至2013年2月,任中共大同市委副書記、市政府代市長、市長、黨組書記,現任中共太原市委副書記、市政府市長、黨組書記。———成都商報記者註)調離大同,很多人游行。游行完之後,我和其他幾個人被帶到派出所問過話,沒有拘留。警方還對我說不要有思想負擔。
  這裡還有個插曲。游行期間的一天,我回到家把耿彥波的畫像放在家裡,警察來家裡拿東西時我兒子在家。
  我兒子十歲。警察問:你爸爸游行有沒有人給他錢?我兒子答:沒有。警察問:你爸爸為何游行?我兒子答:為了留住耿市長。我回來聽我媳婦說了,很感動,一個十歲的孩子這麼懂事!我兒子和耿彥波很有緣分,兒子生日是臘月二十七,耿市長來大同和離開大同都是臘月二十七。
  過了一段時間,媒體有一篇文章,寫到這個游行。媒體的觀點是懷疑,覺得蹊蹺:怎麼這些人都拿著統一的國旗?好像有組織似的。我看了有點生氣,國旗不都是那樣嗎,畫像都是網上的照片呀。今年五一之前,我在自己的麵包車上貼上耿彥波的畫像,開車去宣傳,去了西柏坡、五台山、石家莊、邢台等地。別人都覺得莫名其妙。轉了幾天,我回到家,發現沒起到什麼效果。
  記:你想有什麼效果?
  趙雲孝:我以為耿彥波應該像焦裕祿一樣,人們都認可呀。結果人們對他的事跡都不相信。我就總結經驗,印宣傳材料(耿彥波的個人事跡),在大同張貼。到現在已經貼出去兩三萬張。後來又開麵包車去西柏坡等地。現在一共花了四五萬元。家裡不支持,親戚朋友也不理解,我媳婦,你看現在都不理我。
  記:你如此宣傳耿彥波,有沒有人說你被利用了?
  趙雲孝:有,但他們拿不出證據。大同人有一部分不理解耿彥波,也有一部分支持他,還有老同志向我捐款。有人說,耿彥波是拆遷市長,但他拆的主要是棚戶區,他的遷拆給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
  記:什麼好處?
  趙雲孝:我們這個城中村叫永久村。村裡近幾年拆遷,我原來有個小窩棚,拆遷補償金是9648元,回購價格是1萬8千多元,我貼6千元就把它變成私人的了;另外,我在村裡花了四萬多元就買了個70平方米的房子;現在手續都已經辦好。我原來自己耕地上的澡堂和洗車廠也被拆,分了我兩套門面房和一個大廳,面積200平方米,價值200多萬元;明年開業。我現在住的這個房子是106平方米,屬於新農村建設建的房。所以我是有根據地感恩。在這次的訊問筆錄里我也說了這一點。
  記:警方怎麼評價你這一點?
  趙雲孝:沒評價,他記到筆錄里了。
  為什麼要做這些
  “父親曾教導我要感恩”
  記:那麼說說您自己吧。
  趙雲孝:我小時候右腿摔折過,現在右腿比左腿短三四公分。初中畢業,務農。改革開放後,幹個體,買汽車跑過運輸,開過澡堂和洗車廠。2007年澡堂和洗車廠拆遷之後,我就賦閑在家,偶爾去朋友的工地上幫幫忙。
  我對共產黨很有感情,是有根據的。我爺爺有殘疾,原來是貨郎蛋,走街串巷做小生意,給八路軍提供過情報。我父親十三四歲給人打長工,還在城裡擔過大糞賣,後來替別人當兵,後來加入解放軍。我母親是個孤兒,八九歲時被我姥爺領養。我姥爺是個瓦匠,領養的目的是當不用錢的丫鬟。我母親到他家受盡欺凌、吃不飽飯。
  新中國成立後,我父母結婚,有了地,政府還分了房,過上了穩定的生活。
  你看,這是1951年的土地房產使用證,這是1952年的房地產草契,都是共產黨分給我父親的地和房。
  後來這些房和地父母都給了我了。我小時候,父親經常教導我們說,要學會感恩,一是感恩父母,二是感恩共產黨。感恩,是中國的孝道。我們姊妹四個的名字就能體現,叫忠、孝、傑。
  記:還有一個,叫什麼呢?
  趙雲孝:娥……所以根據家庭的故事,今年國慶前我寫了一首詩,發在幾個貼吧里,叫《迎雙節,念黨恩》:美麗幸福大中華,民族團結和諧情。清涼聖地大同城,旅游度假好去處。美麗大同歡迎您,雲岡大佛祝福您。翻身不忘共產黨,分田購地生產忙。安居政策暖人心,爛房回購換樓房。安居樂業感謝黨,幸福生活萬年長。  (原標題:“我這兩天都不敢開手機,怕被利用”)
創作者介紹

英國留學

iz39izlby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